10号

我要诈尸了!!!暑假之前不更新情群殴我!!!

【联文】仇敌

第一次联文,莫名羞耻感(*/ω\*)
点梗的我有在写哦。(๑•̀ω•́๑)
表白一波联文的太太( 。ớ ₃ờ)ھ

Shadow.瑜瑾:

【和群里的大大们一起写的】
【各位大大都写得超级好!//∇//】
【我我我可能差了一点点quq】
【给各位大大比一个大心心 ❀❀】
====================


/壹【影,@影】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他把玄策送回来时


“哥!”兄弟之间无需多说,一个拥抱,有时候就足以表达一切,百里守约很感激那个人,不然自己怕是看不到玄策了


他注意到了那个人的眼神,很奇怪,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或许有几分不舍在里面,却是完全没能使他停下脚步


自己没有任何义务喊住他,因为那时候的他们还没有任何联系


直到那个人完全消失在荒漠之中,玄策才反应了过来“我和你说我师傅人可好了……唉?师傅,师傅!”


玄策眼中的悲伤不似作假,守约习惯性的安慰了几句,脑海中却一直回荡着那个人的影子,孤独的人,却只得到了这样的一个印象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他混在战场的另外一边,长城的对立面,下手果断狠辣,冰冷无情极了


玄策用了很大的时间才接受了事实,而百里守约也知道了这个孤独的家伙是谁


复仇的王子……真是可悲……没来由的心里一阵悲痛,那双蔚蓝的眼,不应该充满了仇恨,可是他改变不了,无能为力


在那之后他们在战场上相遇了很多次,却又相安无事,一种莫名的情绪缠上了百里守约,挣脱不能,使得他越发得窒息


再后来,便是花木兰他们大胜归来,重伤了他的消息,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这并不妨碍他心中猛然一痛


到处都在讨论着这件事,很多人都说他死了,那般重的伤,在沙漠里面如何能活得下去


可是他不信,像那般高傲的人怎么会轻易死去,更何况他还有有着他的信念


再之后,百里守约惊讶地在军营里面见到了他,虽然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甚至连样貌也不太一样,可是他能确定,不会错的


“从今以后他就是我们新的伙伴将与我们一起并肩作战,你们可以喊他刀锋”


花木兰相当大声的宣布了这个消息,小队里面的反应也是各有不同,但总的来说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也是这很正常


熟悉的身法,在他眼前显现,玄策的怀疑,使他更加确定了他的想法,可是无论怎么询问他都不曾开口说话,也没有半点反应……就像一个兵器一样……是的,兵器一样


按耐不住心中的疑惑他选择询问,或许花木兰会清楚这件事


“他就是兰陵王吧”没有试探直接了当,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那么急迫地知道确切的消息,否则他心中难安


“……还以为你们认不出来呢……说是,也不算是吧”


“他到底什么情况”


“还记得徐福曾经做过的改造手术吗……我们对他用了,因为他当时伤的太重,没有第二种选择了”


百里守约心一沉,心中仿佛有个声音在说,不要再问了,眼神中全是对真相的恐惧,但他还是问了,用那颤抖的语语


“……结果”


“结果很失败,技术还不够成熟,出了一些问题”


说到这花木兰不禁勾起嘴角,微微苦笑……真的是失败吗?或许这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吧


“……失去记忆了?”


“如果真的是那么简单就好了,他丧失了一切正常人该拥有的,没有味觉,没有嗅觉,没有痛感,也没有感情……成为了一件单纯的兵器”


怎么会这样……百里守约失魂落魄的回到了房中,却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或许会有办法的……


旭日已经升起,可是驱散不了黑暗
=================


/
/贰【辰塚, @辰塚
“师父!”玄策嘶吼着不顾一切的攻击再攻击,而对手却只是一直躲闪,甚至连短刃也没有拿出来,身影开始隐匿。


又和从前一样!我不要!


观察到扬起的尘土的异样,对着那处狠狠地扔出飞镰却扑了个空,突然察觉到身后的动静,想要躲闪却已经来不及,腿肘一阵压迫被迫跪在地上,下意识的转头,冰冷的刀刃已经抵上脖子。


百里守约听到弟弟去找那个活死人,有些不放心的前去。待眼前的尘土散去,入眼的即是曾经的敌人将匕首架在自己的弟弟的脖子上,愤怒的跑去,飞身踢开。他虽然手臂挡在面前却还是被迫后退几米。


“你没事吧?”担心的扶起玄策,他的一头红发已经凌乱,总是高高翘起的兽耳也无力的拉拢着,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表情,垂在身侧的双手也紧握成拳。


“师父,你当真忘了从前?”声音像是从嗓子里挤出一般,已然带着哭腔。百里守约搂着他的手一僵,看向那个人。


男人甩了甩沾上灰尘的衣袖,毫无留恋的转身离去,仿佛没有听见他们的声音,百里守约的心莫名一揪。


那人真的变成了个活死人。


“......”百里守约想要安慰弟弟,还未发出声音,玄策已经把自己的手拉来,像那个人一般走开。


他没看错吧?他的弟弟忽然流泪了,那个看似阳光实则比任何人都要无情的百里玄策居然会为了一个基本不在意他的人流泪。


想起了之前木兰姐对他说过的兰陵王的过去。孩童时期就目睹了家破人亡,承受着那个年龄不该有的仇恨和痛苦,却一直都是一个人,而今又被改造成了没有思想的杀人武器为自己的仇人效命,以他的骄傲怕是宁愿就此死去也不愿变成现在这般模样吧。


提起插在嵌在地里的飞镰,细细的擦拭着上面的灰尘,心中不禁想着那个人会不会也在夜晚中像他一样的小心的护理着这个武器呢,充满仇恨的眸子里也意外的闪现着柔光。


吃过晚饭,玄策就将自己闷在房间里任大家怎么呼喊也不肯出来,百里守约定神一看发现兰陵王也不见了踪影。询问过木兰姐后才找到了坐在高墙上的他,犹豫着还是坐到了他旁边,散着的紫发被风拂气,他身上铁锈味吹进他的鼻腔。皱了皱眉,礼貌的打招呼,“你好,兰陵王。我是百里守约。”


“我叫刀锋,我知道你叫百里守约。”身侧的人盯着他认真的反驳,语气冰冷的像个机器。


“那请问百里玄策叫你师父,为何你不反驳”


“身体并不排斥他的这种叫法。”


“刀锋,木兰姐让我告诉你,以后你跟着我。以后我百里守约就是你的长官,你要听我的全部命令。”


“我知道了。”
=================


/
/叁【莫祁, @莫祁Mocci
既收了高长恭这样一位人物,花木兰念着对劲敌的惺惺相惜也不能仗着人没感觉便扔进普通军人里去,守卫军众人便只得带着些尴尬地与这冷冰冰的人处了几天。


几天尚算安生的日子过去,许多异族人发现许久不见大漠里四处流窜着用缜密的计算煽动他们与他一同推翻长城的鬼影,各部族失了这一大情报来源,行动中自然少了独身一人的兰陵王的那份谨慎,反添几分大漠人的凶狠。


这段时间的接触让百里守约对自家走失多年的弟弟建立了新的认识,知道这个从小就倔的孩子在高长恭那儿只养得性子更犟。但眼下情况紧急不容玄策继续低落,只能拽过硬是陪那个似乎连困意都抛弃了的人守了几夜的弟弟进房休息。


转身正看见已被通知出站的高长恭无声地站在他身后,长期的习惯让百里守约心里蓦地紧张起来不自觉就要后跳抬枪。


意识生生抑制住他的动作,听着身后隔着门板又出现的小兽般的呜咽苦笑一声道:“走吧。”


无情无感的刀锋自然不管门后的异样,只跟着他所谓的长官前往需要支援的西北方向。


路上,不知百里守约是不是给弟弟念得着了魔,小心翼翼地试探:“你……觉得我做的饭如何?”问完自己也觉得可笑,看着对方用空洞无神的眼睛看自己一眼便转回头更恨不得钻进这长城的砖缝里。


一路再无交谈,到了防守地点两人也只是在自己该待的地方击杀着来犯的敌人。


说各怀心事并不恰当,百里守约倒是心情复杂,看着己方冲出去的一道残影进入对方大军之中,不必过分关注那人身在何处,他所过之处带去的一蓬血花或是一片血雾像是指引身后士兵的路标,以最快的速度瓦解着对方看上去庞大的队伍。


不得不说他非常熟悉那些大漠人进攻的策略,当然这支军队也迅速认出了这鬼魅正是多日不见的兰陵王。


他们不知道这个憎恶着长城以及其后的国家的人怎么会投敌,只知道总让人感到恐惧的杀手应该死去,原本行动灵活左突右奔使守卫军士气大振的幽灵渐渐被包围。


失去了痛觉,但血液的流失所带来的脱力仍然无法抗拒,不能停止的战争机器运行得不再顺畅。


全身遍布着或浅或深的伤口的活死人剩余的一点判断力告诉自己会死在这里,但就像不可违抗的被烙入脑中的命令,他机械地用匕首和拳刃制造流血和死亡,即使自己也遭受着这些也无法停止。


“砰”枪声从遥远变得接近,四周这境况下听着绕得人头疼的喊杀声之中也混进了中原话。


接连不断的枪响让他本能地战栗,隐去自己的身形从被引开部分注意力的敌人中强行突破,遇到顽固的不过手起刀落,背后突袭的也被高处的狙击手轻描淡写地打下脑袋。


站在塔楼上自然看得更清晰,百里守约能看到那道飞快掠过的影子带着高长恭活着那会儿即使正面打起来也力求全身而退的痕迹。


不同的只是这个已死之人拖着他在瞄准镜中看着也感到可怖的伤口撤退时依旧不要命地砍杀着敌人。


没被教会活命要紧的刀锋最后回来时惨烈得营里的士兵也有好几个吐了,他的大腿、手臂和背后有好几道拉得皮肉外翻的伤口,不是他按着早流了一地的肠子跟外面躺着的尸体没什么区别,脖子上几道再深一些这个刚被从重伤中救回来的人就能再去鬼门关报道一次的口子更看得众人心惊。


就算是之前的高长恭也早该被这样的创伤疼死,他则除了因脱力躺在地上不想动以外不似有什么大碍。改造毕竟让他的身体异于常人,但这样的伤依旧让花木兰和百里兄弟无法接受。


百里玄策坐在被强制进入睡眠的刀锋床边,眼眶红着,耳朵神经质地紧紧贴在头发上颤抖着,终于爆发出来似的将飞镰向刀锋甩去,要把床上的人截成两半。


另一边低着头的百里守约止住他的动作,声音低哑艰涩。


“会有办法的。”
=================


/
/肆【缄默无言, @……
不得不承认,他们的运气非常好,神医扁鹊此时正在长城附近。


扁鹊此时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打人。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一红一白两个摇着尾巴的生物,以及他们身后经过简单处理依然伤势严重的人。就是这两个家伙把他从被窝里一路拽到这里。


“所以,这就是你们叫我来的原因?”


“少废话,赶紧……”


“玄策!”


百里玄策有一些焦急的向扁鹊大吼,被百里守约打断。扁鹊看着这对混血兄弟,挑了挑眉。


“如果您能救回他,长城守卫军必有重谢。”


扁鹊笑了笑,对他的提议没表现出什么兴趣。


“你们能给我些什么呢?救命可比买命贵得多。”


“给您每顿饭加个鸡腿?”


扁鹊的内心毫无波动,更想打人了。


“大漠中有一种珍贵的药材,只生长在废弃的古城中。”


“没问题!”


此时的百里守约表现得比玄策还要着急。


“你以为药是那么好找的么。简单的话我自己为什么不去?而且,你们两个人能代表长城守卫军?”


扁鹊有些玩味的看着不知所措的两兄弟,他挺喜欢这种表情的。这时候,他才开始认真的打量那个昏迷的人,虽然变化不小,但他还是能认出这是高长恭。扁鹊以前见过他,那是在大漠中的时候,扁鹊挺喜欢他的,还教了他在匕首上淬毒。但这些都不是关键,再怎么说两人以前也只是萍水相逢而已。关键的是,扁鹊在他身上感受到一种气息,一种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气息,那是徐福的手术残留下来的气息。


扁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这个人,他救定了。


“那个,高长恭对大漠很熟悉,如果您能救回他,他一定能帮您找到药……”


“你们的意思是只有救活了他才能拿到报酬?”


扁鹊看着两个人垂下来的耳朵,心情变得非常的好。


“出去吧”


“这……”


“我这里可没有救人可以被围观的规矩。”


两兄弟瞬间的就明白了扁鹊的意思,他们极快的退出房间,生怕扁鹊改变主意。


花木兰坐在门口,看到百里守约和百里玄策出来,便问道:


“怎么样了?”


“扁鹊同意救他了,但是要帮他找一种草药。”


“哦,那没事了,守约,做饭去吧?”


花木兰说完,起身走向餐厅,留下两个人懵逼的看着她的背影。她回头瞥了他们一眼。


“放心吧,那小子命大着呢,赶紧做饭,姐饿了。”


百里守约和百里玄策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就听到花木兰头也不回的又说了一句话。


“记得给神医加个鸡腿,说不定他开心就忘了要报酬呢。”


手术很成功,扁鹊坐在高长恭的床边,等待着高长恭的呼吸平稳下来。他不是为什么这群人要费这么大劲把高长恭弄成一件兵器,又找自己把他救回来。不过他可以肯定,自己救回来的,会是个活人。


他看着高长恭的呼吸渐渐稳定下来,知道他很快就会醒。于是他起身出门,打算体验一下传说中长城守卫军很好的伙食。


百里守约果然待在门前,他看着扁鹊出来,露出了期待的表情。


“两个消息,先听哪个?”


百里守约心里咯噔了一声,有些颤抖的说:“好的”


“手术很成功。”


他看到百里守约松了一口气


“但是,”


扁鹊加重了语气,百里守约此时的表情挺有趣的。


“你们的武器要变回活人了,欺负过他的话好好反省等着挨揍吧。”


百里守约的表情变得惊喜,扁鹊觉得自己的猜想可能有些错误,应该并不是他们想把高长恭变成这样的。但是这和他没什么关系。


“可以进去了。”


百里守约有些激动地想要冲进去,被扁鹊拦住了。


“说好的鸡腿呢?”


看着百里守约一副一百个鸡腿在面前但是现在还不能吃的表情,他放下了拦住百里守约的胳膊。


“餐厅我能找到,赶紧进去吧。另外,别忘了给我的报酬。”


高长恭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景物,渐渐地,他回想起来之前发生的事情,他受了重伤,然后被徐福变成了活死人。他的意识渐渐清醒,认出这是长城里。


百里守约此时推门而入,尾巴在见到活着高长恭之后停止了它疯狂的摆动。他安静的走了过去,对上了高长恭那双有些晶莹的蓝色眼睛。他忍不住低下头,不敢与那双眼睛的主人对视。


“之前说是我长官的是谁啊”


百里守约抬头,高长恭脸上露出了一个浅浅的,恶作剧般的笑容。百里守约有些痴迷的看着高长恭的脸。接着就听到他继续说了下去。


“我饿了。”


“好,我去拿食物。”


百里守约转过身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一定很复杂。


“等等,记得加个鸡腿,还有……”


“嗯?”


百里守约回过头去,高长恭微微偏头避开了他的目光。


“你做饭……很好吃。”
=================


/
/伍【大圈, @一条大圈
好吃的过头了。


不像真的,像虚无缥缈的幻梦。所以他只是浅尝辄止。


似乎很久以前,也曾尝到过这种味道。


他只不过是个没有家的怪物。


所以他不能忠心耿耿。


但高长恭看着他现任的长官,犹豫不想离开了。


真心的不想离开。


百里守约和高长恭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了一段日子。


蛮族人没有高长恭所提供的情报,自然是群龙无首,不久就被搅清了一大部分。


但百里守约仍放不下心。


那日神医扁鹊将他拉到私底下神情严肃。


高长恭的左臂,救不回来了。就算是扁鹊,也无力回天。


百里守约是强撑着笑脸过了这么段时间,但迟钝如苏烈,都能察觉几分。


百里守约不会伪装自己,特别是情绪。


所以当他被高长恭以死相抵的代价问出了话。


百里守约心怀愧疚,他低下头:“抱歉。”


高长恭没作答,他望向被掩埋在荒芜大漠里的国度遗址。他眼神清澈,不同往日充满算计,似是放下仇恨。


高长恭将视线收回,念念不舍地犹豫着回头。最后锁定了百里守约,他用叙述一个普通故事般平静的语气启唇。


“在我年少时,我是个骄傲的人。


父母姐妹兄弟们都顺着我。我也争气,没有给他们丢脸。就这样普普通通过了很久,我头一回听见军队的号角吹起惨烈的声音,我有点害怕。但我知道,父母在就不会有事。但我错了,错得离谱,错得幼稚。当楼兰最后的战士,我的父母被万箭穿心而死在我的面前,我的姐姐悲壮的跳下了城墙,而我躲在成堆的尸体下安然无恙的时候。我的心。


高长恭指了指自己的心脏,抬起眼笑了一下。


“就已经死得彻彻底底了。所以我义无反顾地拿起武器,为了楼兰,为了亲人,为了我死去的子民。但我从未考虑过,是否正确。现在我明白了。”


高长恭抽空瞥了一眼擦得发亮的匕首。


“无论我做什么,都不可以苟同长城,因为我不属于这里。”高长恭目光如炬,朗声说道。


百里守约被他所吸引,他的意志,他的一身功法,他的无边仇恨,他的遍体凌伤。


想保护他,想带走他,想占有他。


可高长恭那么骄傲一个人,怎么会甘心呢。


花木兰在门外偷听许久,还是忍不住摇头叹气。她推开门,说道。“把伤养好,这段日子你也不可能作孽了。伤养好了,你爱去哪儿去哪儿,我倒也不怕你。你同我长安,果真只能是两路人。”


百里守约担忧地开口,“队长……”花木兰给他一个眼神,“不能再留了。”
=================


/
/陆【瑜瑾, @Shadow.瑜瑾


百里守约心中一片冰凉。


那几个字在他的脑海里不断重复,如狂风如暴雨,在他的原本平静的心里掀起惊涛巨浪。他抿唇,却又不发一语。


——他们都知道,这已是最好的办法。无论是对守卫军,还是对兰陵王自己


一边的兰陵王冷淡的点了点头,深蓝色的眼睛平静没有一丝涟漪。对花木兰突然的出现也并不显得意外。他的视线仿佛穿过了他们,眺望向茫茫的大漠。视线锐利不可阻挡。


一个如鹰般的男子,没有如何东西可以束缚住他。花木兰默默在心底给了他一个这样的评价。暗自摇了摇头,她沉默的走了出去。她需要整理一下思绪,找到一个理由,一个好的理由。好给自己一个安慰——也好给那些人,一个完美的交代。


……


风托起黄沙,七日转眼而过。兰陵王找到了那个女将军,他说,他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一个委婉的表达,其中的含义十分明了与坚决。他想要回去。


女将军没有阻拦,只是定定的看着他那不自然的左臂,似乎是有些愧疚,又有些释然。随来的一个侍从眼底还掠过一丝几乎不会被察觉的遗憾与惊讶。


这逃不过一个老道的刺探者的眼睛。


兰陵王细不可见的皱眉回想,他的记忆里似乎并没有这号人物,他与他是没有瓜葛的,在这几日里,他见到的人屈指可数,是绝对没有这个侍从的。他对他的记忆力很有信心。


遗憾,惊讶。她会遗憾些什么,自己又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呢?


——或许是自己回归荒漠?兰陵王垂下眼帘,深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解。但他没有深究,因为长城的出口已为他而打开。


茫茫的大漠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一望无际的黄沙伴随着烈日的烧灼,显得单调而无趣。


——但是那对于兰陵王,是自由的象征。他飞驰而去,没有回头,没有迟疑。像箭,一晃神,便已消失在一片灼眼的荒漠中,再寻不到身影,似乎从未存在。


荒芜的大漠,是他一个人的舞台,没有人可以在这超越他。


兰陵王依旧做着那个锐利而敏捷的杀手,他更加谨慎了,昼伏夜出,像狡猾的赤狐一般不断的骚扰大唐的边界,但是又从不真正的施以攻击。他一次又一次的刺探着一些微小但有用的情报,以并不昂贵的价格卖给蛮族。


他小心翼翼的掩饰着自己的手臂,他依旧是大唐敌人的情报主要来源。


守约似乎再也没有见过兰陵王——那个隐藏在阴影里如鹰的男人。


那次失败的手术对他的影响似乎并不大,但又似乎很大。就连兰陵王自己,也不好怎么去衡量。


但是无疑,敏感的他早已知道,那次的手术是大唐高层的指令。因为不论是手术所需的遗落的残卷还是药材,珍贵度远远不可能是一个组织可以承担的。


而失败……不仅是资料不全,也有人在其中作梗,毕竟他们会治疗一个落网的敌人,实在让人难以理解。而自己在当权者眼里,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刺探者……与一个难以除去的敌人。真是一箭双雕。


——兰陵王眼神微凉,勾唇冷笑。他讨厌这些弯弯道道是因为他认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都是徒劳的。但讨厌并不代表不懂,这些年一直游走在黑白生死的线上,若一如当年的烂漫天真,就是会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


嗤笑一声,他用手轻轻的抚了抚早已失去直觉的一只手臂,深蓝色的眼睛如暗流涌动的海,神秘莫测却充满诱惑。


他对于百里守约残留的感情超出了他自己的预料,于是他刻意的避开长城守卫军,任时间来处理这多余的感情。


他只不过是在隐藏黑暗阴影中疯狂生长的藤蔓,畏惧光明而又渴望光明。当孤独在疯狂弥漫,哪怕只是萤火虫的微光,也会使他留恋。但是当真正触碰到那神圣的光时,他会退缩,因为他会发现,原来自己如此丑陋与……不堪。


但是时间辜负了他的期望,不仅没有拂去那份多余的感情,甚至还把它一点一点的刻到了骨子里。


兰陵王眺望向那雄伟的长城。
=================


/
/柒【落幽, @落花与幽
算是…思念吗?


有时候控制不住的会想起那个白发的狼人。他为自己精心准备食物,默默看着他的样子。


试图说服自己,之前发生的不过只是一场梦境。


有人照顾,有人担心,有人守护的感觉,其实很好。只是这些不属于自己。


有时候也会远远的眺望,看见长城,看见上面巡逻士兵的身影,一排一排的,走过去又走过来。一如既往的和平。


还有他的“长官”,还有那个自己养大的桀骜不驯的孩子。


有时候又会想,如果当年不是自己捡到了玄策,也许玄策会和他哥哥一样,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吧。


够了,没必要再回想了。


回不去了。


带上面具,他还是那个黑暗之中的冷酷杀手。


左臂上经常会传来刺骨的疼痛,令他清醒,并且明确自己应该做什么。


他还有仇没有报,他还有他的使命。


他还记得长城的防御布置,他知道哪些部落对长城有着最深的仇恨。


他推算着最好的进攻时间。


他还记得,繁华的楼兰在一夜之间变成废墟的场景。


在他的暗中操作之下,那些游荡的部落聚集到一起,好战的蛮族,在那个夜晚,吹响进攻的号角。


一切都猝不及防。


长城守卫军实力强大,却也难以抵挡这般声势浩大的突袭。


女将军眉头紧锁,愤怒,震惊,咬紧牙关。


“是他。”


没有道出姓名,所有人都知道是谁。那个徘徊的影子,眼神落寞的皇子。


百里守约一言不发,昏暗之中看不清他的表情,握着枪的那只手,微微的颤抖着。


他还记得高长恭醒来时告诉他,“你做饭很好吃。”


那个时候他对着他笑了。


他不敢相信他的又一次背叛。他不相信他们真的就成了敌人。


可是事实如此。


“哥哥…”


玄策抱着他,耳朵也垂下来。


“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杀他…”


战场之上。


长城守卫军分别镇守不同方向的城门,西北方向是百里守约。


他的枪从来弹无虚发,玄策带领着士兵冲锋,他在后方进行掩护。


他看见他了。


默默站在沙丘上的那个影子,穿着斗篷,根本看不见他的脸。


但是他断定那就是他。


他感觉到了他的目光,穿过那么远的距离落在自己身上。


“哥!!!!”


玄策的呼喊声传过来,他被人包围,武器落在地上,无力还击。


百里守约这才回过神来,开枪解决了准备袭击玄策的敌人,玄策一个翻滚过去,捡起链刃继续战斗。


他再望向那个沙丘的时候,上面已经空无一人。


他知道百里守约发现了他,他逃走了。


“父王,母妃,阿姊。”


“肃儿已经做完了应该做的事情。”


他抬眼看见满天的星星,身后是被火点燃的长城。


他背叛了唯一信任过他的人。


他自找的。


兜兜转转,还是只剩他一个人了。
=================


/
/捌【阿辉 @辉者_看到我写文请催我去画画
他活在世界上的意义消失了。


彻底的,没有了,该去结束了,他这可笑的,不为人知的一生。


前十年,他是孤独的。


后十年,他还是孤独的。


即便如今这满天烟火,也无法温暖他冰冷的心。


他站在远处,看着蛮族军队冲破城墙,和长城军队混战一片。


世界之大,已经没有了他的容身之处,是时候离开这个令人伤心的世界了。


爱可以创造一切,但是无奈他已经不相信爱。
——————


“守约呢?!”花木兰在前线,边挥动长剑战斗,边冲着耳机里面怒吼,“后排火力支援怎么能少了他?!”


烟尘滚滚,通讯信号不太好,信息塔里的士兵在通话里断断续续地告诉花木兰,百里守约在前一秒刚刚隐身跑出了长城。


“这混崽子——!”花木兰将一个敌人挑飞老远,她知道百里守约去干什么了,只是在这种紧急时刻,她觉得百里守约未免太草率了些。


“恋爱了不起啊!”


花木兰大吼着,抽出两把短刀冲入阵内。
——————


高长恭停下了脚步。


没有瞄准的红点,也不在远处。两人相距不过以个枪管的距离——百里守约直接将枪口抵在了高长恭的胸口上。


从隐身,到现行,再到抬枪,他都完美地骗过了面前这个被他人称作“幽灵”的刺客。


简直是在讽刺面前刺客的职业。


高长恭微微抬头,却看不清百里守约的眼睛。过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


长城边硝烟四起,火炮炸裂的亮光像是要点亮夜空。高长恭和百里守约在远离战场的土地之上,对视着。


百里守约抬起方才低着的头,让人得以看清眼睛。


眉头紧锁,红色的双瞳里神色复杂。


高长恭本意求死。他什么都不怕。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高长恭先开口道。


“……我想问。”百里守约看着面前这个都快要感受不到生存意志的人,仿佛下一秒他就要去寻死,“如果今天长城失守了,你会去干什么?”


“无可奉告。”


“你!”百里守约突然扔下狙击枪,提起高长恭的衣领,“是不是要去寻死?!”


高长恭沉默了,视线看向别处。


“回答我!!”


“听着,我的命和你无关,我的结局也与你无关。”高长恭重新正视百里守约的眼睛,抬手抓住对方攥着自己衣领的手,“如果你要说什么我的命是你救的,恕我无法认同。”


“可是……活着不好吗……?”


“失去意义地活着,你说好吗。”


——我累了。


百里守约的眼里居然闪出一丝绝望。


他松开攥着高长恭衣领的手,咬着牙,站在原地,大脑里几乎一片空白。


他想让高长恭留下,不,只要他继续存在这个世界上就好,即便以后见不到,自己还能报个奢望。


因为他也是自己在失去家之后支撑自己活下去的最大理由啊——


百里守约不敢想,自己在清楚明白地知道高长恭在这世界上消失之后会是何种心情。


爱可以创造一切,可无奈我失去了我的所爱。


高长恭看着面色阴的百里守约,心里想出言安慰,但是他克制住了。


在他看来,对方的这种感情,根本就是盲目的。


注定了不会有结果,偏偏要为此来折磨自己。


“……你就对这个世界,一点牵挂都没有了吗?”


百里守约还在挣扎。如同搁浅的鱼,明知自己时日不多却要顽抗。


高长恭后退一部,“没有。”


“就连丝毫的……爱……都没有了?”


“没有。爱过,被摧毁了。”


“那……那如果说……非要爱什么东西才能继续活下去的话,”百里守约抬头,语气好似搁浅之鱼的最后一口喘息,“爱我不行吗……?”


高长恭微皱着眉。


——无奈他早已不相信爱。


他没有回答,只是转身,向无边荒漠里走去。


百里守约没有阻止他。他明白拦不住的。


如此便让人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随着人一起去的,还有他活着的意义。
————————


蛮族的入侵没有成功。


百里守约及时赶回战场,在敌军后方十分暴力地喂了蛮族军首领一个弹匣。队友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身形庞大的首领边应声倒地。


失去了首领的蛮族军很快溃不成军,长城守卫军最终守卫成功。


花木兰给百里守约记了一个大过,因为他开战后擅自脱离前线。


但是又给他记了大功,毕竟他如果不脱离前线去后面突袭的话,这次恐怕难以防住。


最后功过相抵,花木兰倒还奖了守约一个月军饷。当然她也知道最后军饷进了玄策的肚子。


长城还在,只要它不倒塌,大唐就永远不败。花木兰组织军队对长城进行修复工作,五人核心队伍里,年纪最小的玄策都自告奋勇去帮忙,小小的身板却扛着几大块石头上下自如。


苏烈和铠自然也是尽力帮忙,就是没看见百里守约的人。


花木兰没有下令去找他,她清楚。


很快午饭时间到了,但是很意外,玄策没有出现在饭桌上,桌上的全鸡少了支腿证明他已经来过了。


此刻的玄策正叼着鸡腿来到城外,沿着走了半路,最后蹲下。


“哥,回去不?食堂大师傅的儿子大概又病了。”看上去是自顾自地说话,可是话音一落,玄策的旁边就出现一个人的轮廓。


玄策鼓鼓嘴,“你还是哥哥呢,怎么连我这个弟弟都不如,有什么好伤心的。”


百里守约此刻半隐着身,靠墙坐着,一句话也不肯说。


“我还是他徒弟呢,他送我回来那一年我就算是伤心也没像你这样啊。”玄策摇摇头,啃两口鸡腿,“你这么伤心搞得好像他死了一样。”


守约透过自己隐形的腿看着身下的土,“难道不是吗。”


“呸呸呸!别以为你是我哥你就能诅咒我师父!谁告诉你他死了!”


下一秒,玄策一个拳头锤上守约的头,力道不大,但是对守约似乎是一记“重拳”。


守约接触隐身,愣着脸看向自己的弟弟,“你说……他没死?”


“你该不是被昨天打空一整个弹匣的后坐力弹傻了吧?”玄策举着鸡腿,一脸看智障的表情,“师父的目标是摧毁大唐,我当然知道他不达成目标之前绝对不会让自己死。所以你现在告诉我你背后是什么?”


“……”


看着几乎思维断片的哥哥,玄策用鸡腿戳戳他的脸。


“哥,这个鸡腿给你补补脑。”
——————


再见之日,又是一次有组织的侵入行动。


高长恭站在城墙上,隐去了自己的颜色,原以为没人发现得了他,却不想下一秒一声暗枪响起。


子弹从自己背后飞过,刮断了束发的绳子。高长恭没空管四散飞舞的长发,他警觉地转身,试图找到放冷枪的人。


“又见面了。”


熟悉的人,却不知道他还有如此能耐。


百里守约从硝烟中走出,脸上没有敌人相见的眼红,只有带着暖意的微笑。


高长恭没有解除隐身,他不确定对方是否真的能看见自己,毕竟人狼继承了狼的嗅觉。


“我看得见你啦!”百里守约直接笑了出来,“只是有点褪色的感觉,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高长恭有点被噎住的样子,解除了物理隐形,抬手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长发。


“我很高兴你还在。”


“随便吧,只要你没有认为我是因为你留下来的。”


守约上前一步,不怕高长恭手上的利刃,伸手揽过人的脑袋,压在自己胸口。


“我知道,但是我还是很高兴。”


高长恭没有反抗。


“谁不想活着呢?只是如果失去了活着的意义,那真的不如离去。”


“我懂,所以我会守好长城。”


守好长城,给倔强的你,一个“欺骗”自己的理由。


守好长城,给执着的我,一个憧憬未来的处所。


爱,可以创造一切。


它被重新相信,重新拥有,它恢复了自己存在的意义,它能创造一切。


他们的故事,永远不会结束。
===================================================


/
/
●第二次联文圆满结束【撒花】。虽然过程坎坷,情节上也有些不尽人意。
●对于情节上,有大大说感情线进展太快,有些强行发糖的意味。导致感情显得有些僵硬,让人有些不适。然后?然后后面的人就又刀了回来。【摊手耸肩】
●剧情线上是把第一位大大铺垫的暗线强行扳断or雪藏了。所以后面,这条线就干干脆脆的消失了_(:з」∠)_
●最后,对于时间的拖延,我真的十分的抱歉


                         ——于2017.8.22
                               以11644字完结